不知年

不知年

经常看到有人买了升降桌后觉得失望的评论。我是升降桌的重度用户。想想这些年自己在这件事上所花的时间和精力(捂脸说,还有钱),以及自买过两“套”升降桌(下文会解释,为什么是套)和两种简易升降桌的可怕历史,觉得这方面的心得经验,还是值得写一篇博客的。

Read more...

#小结

年关之类突然彰显时间的意义的日子,往往让我紧张。往年的12月底,我会在心里回顾一下,但很少落笔,更莫说是发在网上。但2021年带给我的最大变化,多少和长毛象以及因之引起的自己网络生活的改变有关。所以在博客上写年末小结,也算是对2021年恰当的致敬。

Read more...

#日常 #Toronto

早起伏案。10点多,队友说今天平时超堵的高速应该车不多。我们就去suburb拍他一直想拍的几个点。其中有一个印度神庙,是常见的建筑上加了一个颇为可观的立面。绕到背后,举行特殊仪式时用的花车停靠在最平凡不过的suburb parking lot上,有种奇怪的对比。雨濛濛的天气,不像严冬,倒似初春或是晚秋。神庙几步远处,一幢看上去像是学校的建筑,是华人浸信会教堂。三三两两的车、一对对信众,各自找到归处。

Read more...

#旧闻

晚上跟妈妈聊一些过去的事,文革的人祸天灾,最后她老人家这乐观的射手还是加了一句,说也有真高兴的时候。我叫她举个具体例子,她说,她偷偷在看《包法利夫人》,一个同事看到,拍她一下,说这可是禁书啊,她问你想怎么样,对方说借我一星期。然后又给了几个例子,一个更年轻的同事,家附近有个教堂、背后有个附属图书馆。文革后,教堂关了,图书馆也关了,她爬进去,把书从图书馆里挪到教堂里,然后每天趁没人看到,去教堂里取几本。看她含笑着说,我就确认了一下,问:那当时为看禁书出事也是有的对吧。她说当然危险啦,否则你F舅舅也不会发疯。

Read more...

#看展 #Toronto

上周五的傍晚从家里窗口看到Fort York (18世纪英殖民者在多伦多建的军事要塞,现在是博物馆)的草坪上竖起了一个大大的电子屏。不禁好奇。

Read more...

#旅途

几年前第一次到蒙特利尔,是带家中老人观光。住在老城区,行程全以老人喜好安排。那样观光客式的游玩,对城市本身没有什么了解。所记得的,是蒙城博物馆的陈列非常有新意(强烈推荐考古博物馆)。此外是圣母院晚上的声光show, 我是觉得老人会喜欢,没想到自己最后也有触动。

书店

这次是疫情中想放风。借了普通居民区的短租。早上工作,下午走走看看(看展的经历会另写一篇博客)。最深的印象:好多书店! 我的短租附近10分钟以内,就有5家书店!一家主要卖儿童读物、菜谱并兼营家居小物的书店,橱窗里c位是Thomas Piketty的Capitalism and Ideology,居然也无违和感。

这许多书店,让我看蒙城的时候,已经带上了玫瑰色滤镜。

上次循规蹈矩地尝了很多魁北克菜有名饭店,比如Bouillon Bilk。这次没有太刻意找吃的:因为疫情,对室内进餐还是有些顾虑,再加上没有严格的行程,走到哪里算哪里,特别红的店订位就有困难。本来某晚还订了Manitoba, 但那天下午看展又累又过瘾,不想去正襟危坐multiple course。就在住处附近找了个越南小馆子。除了pho和顺化牛肉面之外居然有鸡胗米线!吃的时候,一边赞叹美味,一边感叹自己是不是也已经成了外出只吃东方菜的老年人。

我出发前在eater的neighhorhood guide上做了些功课,就近吃了一个海地菜(Kiwi Zinn)一个塞内加尔小馆子(Diolo Traiteur),一个不想再烧意面的二代老挝厨师开的老挝菜(Sep Lai, 其实不太好)。最开心是终于吃上了荞麦做的可丽饼。这里颇多号称来自Bretonne(法国的荞麦区,以可丽饼著名)的可丽饼。我还是矜矜业业地去了据说最地道的Breizh Cafe。 点菜的时候忘记andouille是什么意思。老板娘英语不太行,挣扎着讲tree, tree. 看她的神色,我立刻想起她是想说tripe(猪肚)啊。我家附近越南店的老板娘解释米粉里的血肠是什么的时候,也是一样的又骄傲又尴尬的神色。猪肚leek荞麦可丽饼!我这重度内脏爱好者大喜之。本来店里甜点的可丽饼是白面做的,我和老板娘商量也改成荞麦。最最朴素的白糖柠檬,家常美食真能慰济心灵。

零星感想

-新建的图书馆非常美,值得去看建筑。

-因为人口密度低,uber不太方便,基本要等一刻钟。而地铁非常方便,而且美。

Enter your email to subscribe to updates.